冲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冲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广东公车改革满月厅级干部与同事拼车上班

发布时间:2020-03-09 12:26:18 阅读: 来源:冲床厂家

第1页第2页  原标题:厅级干部与同事“拼车上班”

中央和国家机关公车改革后,第一批拍卖车辆新华社

广东“公车改革”满月在全国已亮方案4省中补贴最低

厅级干部与同事

“拼车上班”

策划统筹:温建敏

执行:羊城晚报记者李国辉

实习生胡丽丽丁高阳

7月起率先在省直机关单位掀起施行的“2015年广东车改新方案”,如今已经满月。羊城晚报记者调查了解到,“车改”一个月来,省直机关单位多了许多新气象。步行上班、公交地铁出行,甚至是时下时髦的“拼车”和使用APP打车,省直机关干部以这些方式在“适应”车改新政。

而在一周之前,湖北、安徽两省车改方案也正式出炉,成为全国公布车改细则的第三、第四个省(市)。令人唏嘘的是,在已公布车改方案的4省中,作为经济强省的广东,车改补贴却名列最后,让不少干部“难以理解”。

原全国人大代表,素有“车改第一人”之称的叶青笑着告诉记者说:“这下广东的干部心里也许又会有落差了!”

A

现象

厅级干部与同事“拼车上班”

正式实行车改已经满月,广东省直机关干部,能否适应没有公车的节奏?

对于“车改”这一敏感的话题,在这一次车改中一直被外界传“冲击影响较大”的副厅级干部(按照规定,在职正厅以外干部均取消配车),均不太愿意述说这一个月来的感受。

“改革之后,需要一个过程,慢慢适应了就好!”广东省副厅级干部,某局副局长王小平(应采访对象要求使用化名)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推行公车改革之后,干部需要一个适应期。问起如今乘坐哪种交通工具上班时,王小平表示,大多数时候,他会与附近的同事一起“拼车上班”,遇到要到省政府开会等情况则“自己开车”。

王小平也坦言,很多时候确实会出现“不方便”的情况,“比如去省政府开会,我自己开车去,但那边停车也不方便,很多时候车辆不一定能开进去。”

省委开完会后干部群聚“打的”

广东省司法厅的一位处级干部王兵(化名)则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车改以后,很多公车已经封存,车队也再不复原来的规模。据王兵称,据他了解,许多副厅级、处级干部基本上都是选择开自己车上班。

王兵说,他自己也很少能用上公车,很多时候甚至还要“私车公用”,像他这样的干部对于“车改”都是“打心里支持的”。但对于补贴标准,他却认为“还是有些低了”。

“副处级干部的车补只有800元,而广州市区的停车费又这么高。”王兵称,他每天早上要先送小孩上学再上班,只能是开自己的车上下班,800元车补对他来说还不够交停车费。

王兵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由于省委停车位少,不少领导干部在省委开完会以后,出现了“群聚打车”的情况。“你们自己可以去看看,一般中午开完会,会有一帮厅级干部聚在省委门口打车,很壮观!”王兵说。

习惯年轻化:

已能熟练使用打车软件

对于上了一定年纪的厅处级干部来说,使用手机打车软件,或许是从未有过的体验。但自7月1日省直机关车改以后,一些厅处级干部曾经的口头禅“我让我的司机接(送)你!”潜移默化下已经变成了“你用××专(快)车过来吧,很方便!”。

多名省直机关干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车改以后,真正乘坐地铁、公交上下班的厅处级干部还是比较少的,大多还是自己开车或打车,或使用打车软件。

“一些领导年龄比较大,原来都不会用这些东西的,但现在照样很熟练地使用了!”一位干部告诉记者。

打车难、停车难、挤公共交通工具更难……这些每天都在白领、打工一族身上发生的事情,如今更多地出现在了机关领导干部身上。

“车改给很多干部带来的不仅是习惯的改变,还让他们更加贴近基层,知道广州哪里停车难、哪个地铁站挤不上去,哪里没有公交车坐,这对于政府的执政理念和施政政策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!”一位民主党派人士告诉记者。

B

担忧

车改新政下如何保护干部积极性?

事实上,在《广东省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总体方案》正式获批出台以后,不少干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存在担忧,甚至表示在实施细则上,可能会打击到一些干部的工作积极性。

王兵称,新的车改政策,对他们这一类经常出差到外地的人来说,会比较难以适应。他说,地级市一些监狱等单位,还有一些基层的司法所,多处于偏僻的地方,而出差带着工作上用的文件、器材等大包小包,去乘坐火车、大巴,“很不方便,更主要的是效率太低。跑到山区乡下,大巴转中巴,再打摩托车,时间都耗在路上了。”

“私车公用”行不行?王兵坦言,放在以前,如果开自己的车出差,最起码还能报销过路费,但现在新的规定肯定是不让报销了,这对于想“私车公用”的人来说是个打击。王兵认为,他对车改方向肯定是赞成的,但在实施细则方面希望能更加灵活。

如何保护干部的积极性,又坚持车改政策原则?

曾任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的王亚明,已经退休一年多,如今的她每天都骑自行车或坐地铁出行,习惯成自然。对于已经实施一个月的广东车改新政,她仍然很关注。

王亚明表示,前些年省发改委讨论广东车改时,就有人提出,通过向社会购买服务的方式解决车改后的困难。比如“是否可以成立优先为公务人员服务的社会化的出租车队,按照市场价格结算。在用车高峰期首先保证公务员的需要,在公务员不需要的时候回到市场流通。”

事实上,公布的车改方案中,也明确要“探索发展适合公务出行的市场化交通定制服务,增加社会化交通供给。”同时,还要求“对集中车辆保障出差和下乡公务出行的地区,要避免出现公务出行保障范围小、补贴标准高的不合理现象”。在改革后,公务人员利用公共交通工具出行的,按照现行有关出差管理规定执行;选择租赁车辆方式出行的,在保证节约的前提下,经所在单位批准,由机关后勤管理部门或社会化车辆租赁公司提供出行服务。

12下一页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药业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