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冲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北漂青年陆皮特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4:19:22 阅读: 来源:冲床厂家

北京街头,一位若有所思的青年人。(摄影:柯勇)

记得去年这个时候,陆皮特还不是个阴郁的人,至少在年关将至的时候。诸如陆皮特一样的人都会对过年这个词有种特殊的感情,这种感情既包含了对家乡的思念之情,也包含了一个游子在异地漂泊一年的酸甜苦辣。

陆皮特之人,生于某西北偏僻的县城,仔细算来我与他也认识将近三年了。我第一次认识陆皮特,就是在北京火车站,在簇拥的人流中,哥们儿傻傻的举着张硬纸板,上边写着“peter陆”,就在我正在遐想陆皮特是何许人也时,一个粗犷的汉子,径直走到了我们跟前。迷离的眼神,唏嘘的胡子茬,哥们儿瞟了一眼,只在我耳边说了一句“就是他了”。而陆皮特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,就开始抱怨“这不是过了春节吗,人咋还这多?”我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,心说这兄弟该不会不知道返城高峰这回事吧,既然都来北京了,他难道不知道春运?。

其实作为北京当地人,不用赶在春运时坐火车,我觉得这是这座古都能给我带来的最大好处了。每年春运就像打仗一样,铁道部、黄牛党、旅客三足鼎立,一场逐鹿火车站的春运之战就此打响。无论你身处哪个阵营,你的任务都异常艰巨,如果你只是一名普通的旅客,那么你还要享受人在囧途的尴尬。

陆皮特认为作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,他理所应当不惧怕春节坐火车。去年春节前一个月陆皮特就已经开始为回家过年做准备了。有一次他把我约出来吃饭,要我带他去买北京最正宗的礼品,我说这春节回家就应该化繁为简,本来火车站人就多,你还大包小包的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?他却说,如果我不带些礼品回去,那我一个月赚的钱就白瞎了。我不解,于是他开始给我算了笔账:过年回家,老家的亲戚朋友是必然要拜访的,家乡的父老们都知道你去北京发财了,你好歹要意思一下吧,每家的老人孩子随便包个红包,零零总总一个月工资那算是少的啊。陆皮特自问不是高收入者,自己已经把这种过年的人情礼往算的清清楚楚了,北京的特产也不用太高级,他用手比划了下礼品盒的形状“只要这上边有北京两字就行啊”。

我心想,这陆皮特想的也算周全,眼看着年关将近,他也不知哪来的神通,买到了除夕夜前一天的车票,这样他既不用请假扣工资,到家也刚赶到过年。就这样我又一次在拥挤的北京站送走了陆皮特,在人流中陆皮特的身影,闲的十分疲惫,回首告别时我看他面容憔悴,估计是没少为这张车票费神,就这样陆皮特背着大包小包踉跄的上了火车。

年后,陆皮特归来,再次相聚我想一定能看到一个春风满面的陆皮特。衣锦还乡后,送出来自首都的礼品,在家中自然可以和父老乡亲们高谈阔论,一年的疲惫为了过这个年,也算值了。在一家饭馆坐下后,看到了陆皮特怏怏不乐的走了进来,我心里正在奇怪,陆皮特开口就讲起了他过年这段日子的故事,这一讲好如滔滔江水,其中郁闷尴尬更是听到我哭笑不得。

原来,陆皮特到家后,并没能踏实的在家过好年,在家才过到初一,就让他的狐朋狗友拎了出去,在无数的推杯换盏、觥筹交错后,陆皮特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,等他再次醒来,睁开眼后看到的就是一群可爱的小天使,小天使们双手作着揖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的钱包,一旁陆皮特的母亲笑眯眯的给他介绍着他的大侄女、三外甥……而意识还算清醒的陆皮特只能记得自己当时掏钱时发抖的那只手了。据他说来,自打那次之后他在也不幻想老有所依、儿孙绕膝的生活了。

在春节短短的7天中,陆皮特还被安排相了一门亲,看着虎背熊腰的女子坐在自己身边,陆皮特哭的心都有。双方家长坐在他们对面,笑眯眯的看着两人,此时陆皮特感觉自己就像只野生保护动物,为了繁衍后代而被和素不相识的异性动物关在了一起……

郑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
陆皮特的春武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节,就是在这种气氛中谢幕的,春节的最后一天,陆皮特匆匆收拾了行囊,和父母告别后,径直走出了家门,头也不想回。之后陆皮特回到北京,日子还是一成不变,我与他也不常见面,直到今年年底陆皮特也没有提回家的事。后来在一次电话中,陆皮特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今年不回去了。

当城市中的人们都沉浸在过年喜悦的氛围中,又谁能知道在万家灯火的背后,还有陆皮特这样的一类人,他们把自己对家乡的思念埋在心底,把儿时过年的美好封存于记忆,他们有着对家的归属感,又现实存在着回家的种种负担,在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,他们精神上的这道伤痕,要用什么来抚平?(文:单亦晨)

武威西服定做

泰安订做西服

濮阳定做西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