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冲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事连篇之撞鬼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3:41 阅读: 来源:冲床厂家

这天,我有一朋友结婚,作为推心置腹的好朋友,我当然要去参加婚礼了,等参加完婚礼之后回来时,已经很晚了。

在开车行至北山那段路时,我的心情陡然紧张了起来,为什么我会紧张,因为前方那段路被人称为鬼路,闹不闹鬼暂且不说,不过这段路的确出过很多事故,在这里丧命的人几乎每年都有,而且听说半夜里经常有冤魂出没。

朋友结婚,我一时高兴玩过了头,竟然忘了这档子事,早知道的话,我就应该白天早早的走了。

想归想,车辆依旧继续向前行驶着,我紧紧的握着方向盘,生怕发生什么让我难以预料的事来。

终于到了北山这一路段,此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,车辆愈来愈少,尤其北山这一路段,只有我一人的车独自行驶着。

寂静的夜,突然一阵风袭来,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,再加上这一路连个路灯都没有,心里不自觉的乱想起来:“该不会真的有鬼吧!”

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远远的我看到一道白影飘忽忽的向我走来,冲我招手,好像示意我停车,到了近前才看清原来是一个女孩,看上去十八岁的光景,穿着白裙子,头发整个披散在脑后。

但当我停下车,看到她惨白的脸时,我吓了一跳,大半夜的,这么荒芜的地段,突然出现一个女孩,该不会是真撞鬼了吧!

那个女孩凑到我的车玻璃旁,刚要跟我说话,我脚下一轰油门就冲了出去,我心里那个怕啊!心想,真遇上鬼了嘛?还好我跑的快,但转念一想,不对,万一真的是个迷路的女孩,搭不到车,只不过是想搭一段顺风车而已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把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那儿,是不是有点狠心了,索性心下一横,管她呢!如果是人我算是发了回善心,如果是鬼,我堂堂七尺男儿,她还能把我怎么着了不成。

于是,我调转了车头,又往回开去,刚才那个女孩还在,她蹲在那,像是在抽泣,好像很伤心的样子。

车子缓缓的行驶到她的车旁停了下来,我从车内探出头去说道:“姑娘,需要帮忙吗?”

她显然没想到我会回来,站起身来,破涕为笑:“师傅,您是去城里吗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那太好了,您能顺路送我一段路程吗?我可以给您钱的”她恳求似的看着我。

我这人本就心软,何况又是这样一个小姑娘求我,于是我说:“上来吧!钱不钱的就无所谓了。”

就在她打开后车门时,我忽觉一股阴气逼来,我随之打了个寒战。

她坐在了后排座上,我感觉她轻飘飘的,坐在座位上几乎没什么重力可言,我这才透过车内的后视镜仔细观察她,高高的,瘦瘦的,一张毫无血色的脸,真的不像人。

我忽然又后悔回来,可是她人已坐上车子,我也不能再赶人家下车不是。

车子缓缓的行驶在空旷的公路上,往前开了好长时间路,车内一点声音也没有,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后视镜。

那个女孩正拿着梳子梳着她的长头发,她梳的很慢,头发又长又密,那细细的长发如果缠在我的脖子上……

我不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,真是的,大半夜里,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。

虽然我心里自我安慰着,但心里还是有点发毛,三更半夜的,这女孩究竟自己在那干什么呢?

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我说姑娘,这么晚了,你怎么在这么荒的地方待着啊!”

“我为什么在这里……为什么在这里……都是他不好……”小女孩越说越来气。

“都是他不好?”我不免有些疑问。

“是啊!要不是他……我也不会……”说着说着他又抽泣起来。

我不方便继续问下去,可脑子里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,是他不好,我忽然想起了那些电影中或者故事里那些被冤死的女鬼,难道……难道她是……

虽然之前下了狠心,可真的遇到了,我现在真的有点害怕了。

>>

汽车又行驶了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路程,一路上我们都沉默不语,我突然想看看她究竟是不是我所想的鬼,说起来,我这人有个毛病,越是害怕的东西,就越是想看。

于是,我抬头透过后视镜朝后看去,天哪!后视镜里竟然什么都没有了,她竟然不见了,我从始至终没有停过一次车啊!

而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不见了,是不是我眼花了,我使劲揉了揉眼,又看向后视镜,她竟然又出现了,拿着镜子正在照着她那惨白的脸。

“难道是我看错了,一定是我刚才看错了”我心里暗想着,我竭力说服着自己,但刚刚她的确是不见了,可现在她又突兀的出现,这位神秘的乘客到底是什么人,或者她的确不是人,我顿时觉得浑身冰凉,心也跟着悬了起来。

车又开了半小时的时间,我一直都没敢抬头去看那后视镜,很快就要到城里了,我悬着的心也慢慢的安定下来。

也许就是自己吓唬自己,哪有什么鬼怪的,可能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在作怪,想到这,我又忍不住抬头去看后视镜,想看看那个女孩在干什么呢?

天哪!她竟然又不见了,我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,额头都浸出了冷汗,她真的不是人,我的脸色苍白,双手不由自主颤抖起来,我果真载着一个鬼。

“师傅,什么时候才能到城里呢?”那个声音突然想起。

“哦!就……就快到了”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的很平静,我知道就在前面不远有一个二十四小时值班的派出所,也许到了那儿我就安全了。

鬼一个人不怕,一群人她就不怕吗?我不能让她看出我看出了她的身份,不然…………

接下来我就不敢想象了,一定要冷静,等开到了前面就好了,我整个人不敢再动弹,直直的盯着前方,脖子都有些僵硬了,更别说去看什么后视镜,冷汗已是布满了我的脸颊。

我只觉的时间过的好慢,终于我看到前方有一点微光,我想那一定是派出所,于是,我脚下加大了油门,车子飞速的前进,终于,到门口了。

我猛的踩下了刹车,只听的“啊”的一声,怎么回事,我本能的去看后视镜。

啊!她……整个脸上都是血,她正直勾勾的盯着我,她的眼神,那是……她……她不会要杀了我吧!

我顿时双眼一黑,整个人就晕了过去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这是什么地方,我努力的回想之前曾发生的一切,我碰上了鬼,难道……我……这是在地狱里。

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我的视线,是她,是那个女鬼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我颤抖的说道。

“师傅,您醒了,我是来看您的”她微笑着说道。

“来看我的,我这是在哪儿?”

“您在医院呢!”

“你不是……鬼吗?”

“您说什么呢?您看你的妻子都来了”说着,我的妻子闯了进来。

“你总算是醒了,三更半夜的干什么去了,神经兮兮的跑到派出所去,你瞧人家姑娘都受伤了,你还神啊鬼啊的,中邪了你”妻子对我吵吵着。

我看着大嗓门的老婆,又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“嘶”,很疼,我真的还活着,这是医院,可是我之前看到的的确不是幻觉。

我疑惑的问道:“可是……为什么……你一会在车上,一会儿又不在车上,最后还满脸是血呢?”

“我一直在车上啊!”

“可我两次从后视镜里看你,你都不见了!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!你把我当成鬼了吧!”

“你不是鬼,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?”

她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我觉的鼻子痒想擤擤,可是又觉的不太雅观,于是我俯下身子免得让您看见,后来我的鞋带又松了,于是我又俯下身子去系,是不是这个时候,您从后视镜里没看到我啊!”

>>

我恍然大悟,接着又问道:“那,你后来满脸的血是怎么弄的呢?还有都是他不好是什么意思啊!”

“是这样的,后来我的梳子掉地上了,就俯身去捡,可您刚好刹车,我的鼻子撞到了杠上,后来才弄的满脸是血”她顿了一下,似乎不好意思的又说道:“他是我的男朋友,本来是他载我的,后来因为琐事我们就吵了起来,我发小脾气下了车,说已经有人来接我,不坐他的车了,他一生气果真抛下我开着车走了,后来,他放心不下又绕回来接我,发现我已经没了,把他也急坏了呢!”

整个事件就这样结束了,当天我就出院了,虽然那女孩说的头头是道,但她在上车时,我曾无意中瞥了一眼她的包,那是红色的,可第二天又换成了白色的,她硬说她从来没有红色的包,但我发誓,我绝对没有看错,看的真真切切的,那晚她带的就是一个红色的包。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