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冲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八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52:01 阅读: 来源:冲床厂家

十八、她的爱情,何人能懂?

“额,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。”又是稚嫩,我下意识的皱起眉头,宏达给我的打击太大,面对可爱的男生,我实在是提不起好感。“额,我叫天宇。”两片薄唇动了动,声音很柔,只见他脸更红了。

微微点点头,“我没有怪你。”看到地上的鞋子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弯腰刚要捡起,另一只手替我代了劳。看了一眼手的主人,小佳?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她把鞋子扔了上去。然后勾着我的左手往前走,“你刚刚去哪了?”

“没啊,对了,刚刚那个男生是谁啊,长的蛮可爱的。”脑子里闪过花痴这两个字,小佳怎么对所有的男的都有兴趣知道呢。

抿着嘴,尽量让自己想笑的念头埋没下去。“他说他叫天宇,怎么了?”

“哦,没什么,如果真的要在选择一个男人的话,我情愿你选择那个叫什么宇的,也不要选择晨。”她这话一出,我任何心情都没有了,我没有打算这么快再找一个男朋友,也没有想在这么快的时间,忘记诺。

用手轻轻划过她的鼻尖。“没有的事,你别多想了,如果我真的要找那样的话,当初我就会选择宏达了。”自嘲的笑了笑,余光瞄到身后有人,就反过身看看,月月正看着我,从表情里我看不出什么,但我刚刚似乎提到了宏达?月月又误会了?“月月?”

“呵呵,小姐,你在这干嘛呢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,萧子越。”这是我才注意到她身边还有一个男子,好耳熟的名字,好像在哪里听到过。可能是想的比较入神一直盯着那个男人。

萧子越只是笑,没有再做出任何表情,或者动作。“我们又见面了,美女。”他调笑的看着我们这边,我当然知道,这句话肯定不是对我说的咯。

身边的小佳一脸的郁闷。“真是的,怎么和这种货色在一起。”虽然她的声音很小,但也足以让在场的人听的一清二楚。高傲的脸庞,那略显苍白的脸上,满满不甘,还有一点点的失望。“本来是我的猎物的。”小嘴一撅,这句话冒了出来。

我尴尬的咳了两声,诺啊,你这个表妹真不让人省心啊。“月月,你男朋友蛮不错的哈。”纠结的说出这句话,后来才发现,还不如不说。

“当然了,某个人不是已经心动了么。”月月的话锋一转,马上开始针对小佳,真是不明白小佳明明已经看到,他是月月的男朋友,干嘛还要说那句话?“子越。我们先走吧。”月月一搂萧子越的腰,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萧子越倒是一脸的看戏模样。“美女,期待下次和你见面哈。”是啊,像他这样的男的,看到有女的为他争风吃醋,的确会这么开心。“小佳,哈哈,上好佳和你什么关系来着?我特喜欢吃呢。”萧子越做了一个吃的表情,禽兽。

小佳的脸上难得有一丝红色。“好了,你们去吧,月月,你还要搬回来吗?”我笑了一下,嘴角淡淡勾起。

“不了,我和子越在外面住。你可以让小佳搬到你拿去嘛。”她头也没有回,白色的高跟鞋发出‘磕磕磕’的声音,就在那么一瞬间,我以为月月回来了,就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,她也回来了,可是,现在却觉得那么的形同陌路?小佳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,不说话,咬着下嘴唇,“怎么了?”

她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“雅琴,你相信一见钟情么?”我笑了笑,摇摇头。她看了我一眼,低下头。我知道她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怎么会不相信一见钟情呢,只是无奈,一见钟情的爱情,太短暂。更何况,他现在还是月月的男朋友。

那晚,小佳真的搬过来住了。生管一直在一边唠叨,而我们两个却在私底下笑。那晚,过的跟平静,哎~小佳说,她不会放过那个男生,说什么一定要把那个男生追到手,不管是因为报复月月,还是真心的喜欢。

“恩?你去干嘛了?”床上的我揉揉眼睛,模糊的看着小佳从外面一脸恼火的走进来。“干嘛一脸这个表情?谁招惹你了?”

小佳看了我一眼,把手机扔到床上,站在镜子前猛地抓头发。“还不是昨天,被你,哦,不是,是砸你的那个男的。平白无故的给我打电话,说什么喜欢我,脑抽的。”她一脸的,那个男生不是我的菜的表情。

“我觉得那个男生蛮好的啊,至少比那个萧子越好一点点,那个男生还会脸红呢,萧子越哪会啊。”我捂着嘴巴笑的死去活来,小佳这样的女生的确是很受欢迎啊,因为心脏病,外表看起来病怏怏的,实质上火爆的个性,倒是会吸引这些痴男怨女。

她似乎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了,“算了吧,我不喜欢这种男生。”她走进洗手间,用水泼了泼脸,“快起来了,昨天麻烦一天了,今天出去逛逛。好不容易一个星期六星期天,哪有在宿舍里睡觉的道理,快点快点。”尽管相当的不情愿,但还是被拖起来了。

刚刚出宿舍楼大门,迎面而来的却是我不想看到的人,“哟,要出门了?雅琴,又见面了。”许漫拖着行李,看到我们也是一惊,不过她是瞬间缓回来了。“耶,好眼熟啊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她眼睛定格在了小佳的身上。

或许是我自己太过于紧张,下意识的把小佳拦在身后。“雅琴。”她轻轻移开我的手,“我们当然见过了,当初你死皮赖脸跟着我表哥的时候,我们是见过的。”小佳脸上挂着鄙视。拉着我往前走,“这里不是你的学校,请你自己离开。”

“哦,对了,忘了和你们说!从今天开始,我转到这所学校来了。”许漫的话让我一顿,什么意思?大团圆啊?所有人都来?

小佳看我愣在原地,拉了下我的手。“你怕什么,当初她骚扰我哥的时候,还是我搞定她的呢。”她一挑眉,倒是把我逗笑了。

“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搞定我啊?”

“你?矮油,搞定不起啊,刚刚准备动手的时候,就被你先送进医院了。”我耸了耸肩,歉意的看着她,“哎呀,你干嘛有这个表情啊,我都说了几万次了,我没有怪你了。再说了,心脏病能怪谁啊,你别多想了。”她皱着眉头。

收回我那双歉意的眼神,“好了好了,我不多想了。走吧,去哪。”刚刚跨出两步,心里就传出一阵叹息,许漫都来了,哎,这四年,怕是不会像我想的那般平静。“我们能不能先去吃饭?早饭没吃,肚子有点不舒服。”

小佳丧气的看了我一眼,“姐姐啊,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想着吃啊。”

“人是铁饭是钢嘛,走吧走吧,我知道有一家包子铺很好吃的,原来和月月经常去,可是,哎。”只是现在月月彻底的变了一个人,变得我不再熟悉。“好了,不说她了,我们去吃吧,这餐我请。”

“切,真是的,几个包子值几个钱啊,昨天刀削面你怎么不知道请客我啊。”她白了我一眼。“家里那么有钱,也不知道拿出来挥霍一下。典型的哭穷。”然后自顾自的往前走,寻找那间我说很好吃的包子铺。

看着她的背影,我实在是无语到了极致啊,难道她家没有去吗?一晚刀削面也计较,我还没说真实的呢。她是唠叨起来了。“喂喂喂,别走了,过了过了。”真不明白,这么大的三个字,她看到哪去了。抬头,‘香包子’三个字大大的印在门面上。看见小佳眼角一直在抽,我顿时有种成就感。

“你好,两笼小包子。”习惯性的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。“小佳,这边。”

“小佳?!”一个惊讶的声音,在我之后响起,穿过小佳,看到身后那个叫天宇的少年站在那里,手里拿着两笼包子。朝我们这边走,他脸上的笑容那是相当的灿烂啊。“小佳,你也来了啊。这个店是我家的。你来吃不收你钱哈。”憋着一脸想笑的意念,我相信这个时候,我的脸一定是爆红的,因为我看见小佳臭着一张脸瞪着我,似乎在埋怨我怎么把她带到这个地方来了,我立马一转刚刚的模样,摆出无辜。

“她怎么会在乎这点钱呢,是不是闫大小姐。”月月和萧子越两个人走了进来,“你就是那个叫姚天宇的是吧,追我们闫氏集团的千金,真是有前途啊。”月月的笑容里,带着阴险,带着不屑,带着嘲讽。

天宇有点惊慌失措,或许是被小佳的身世给吓到了,也或许是从未被调侃过吧。“好了,月月,干嘛呢,既然来了,就一起吃吧。小佳。”看着小佳脸上的怒气,我用手臂碰了碰她,在这种公共场合不要引起太大的动静。然后我靠在小佳的耳边“别气了,你原来姓闫啊,闫诺不是你表哥么?”说完这句话,看到小佳一脸的鄙视,我突然想起徐偌风的那句话‘林晨随父姓。闫诺随母姓,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’顿时有点想找个地方钻进去,早知道就不说了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